• prevnext

    綜合利用是建築垃圾治理的根本途徑

    分享到:
    陳家瓏:綜合利用是建築垃圾治理的根本途徑

    近年來,隨著我國城鎮化快速發展,建築垃圾大量產生。根據有關行業協會測算,我國城市建築垃圾年產生量超過20億噸,是生活垃圾產生量的10倍左右,約占城市固體廢物總量的40%。建築垃圾已成為我國城市單一品種排放數量最大、最集中的固體垃圾。目前我國建築垃圾主要采取外運、填埋和露天堆放等方式處理,不但占用大量土地資源,還產生有害成分和氣體,造成地下水、土壤和空氣汙染,危害生態環境和人民健康。

    “在有限的工程壽命及地理資源條件下,要追求符合當代人需求的生活條件就必然要不斷地改舊建新。由此,建築廢物的產生是不可避免的。隻是多與少、慢與快、能否循環利用的問題。”中國城市環境衛生協會建築垃圾管理與資源化工作委員會常務副主任委員陳家瓏表示,在2000年以前,由於拆遷少、城市建築新建量不大且以低、多層為主,業內可自行消化。隨著城市建設的快速發展、建築結構形式改變、地下工程建設漸多,建築垃圾的問題凸顯出來。

    從“黑戶”到“上戶”

    “建築垃圾問題,是一個曆史問題。”陳家瓏坦言,過去,建築垃圾是“黑戶”。人們隻關心工程的建設,對建築物的“死亡”卻極少研究和規定,對建築物“死亡”後形成的建築廢物的出路考慮也不多,執行上更是任其自然。

    事實上,建築廢物處理是城鎮化發展過程中不能回避的問題。它和道路、給排水、生活垃圾一樣是城市基礎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保證城市正常運行和健康發展的物質基礎。

    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了建築垃圾治理體係的發展方向,提出“提高生態環境治理成效。突出依法、科學、精準治汙”“加強汙水、垃圾處置設施建設”。2020年4月29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汙染環境防治法》(以下簡稱《固廢法》)修訂通過,將建築垃圾從生活垃圾中分離出來,明確了地方政府、建設、施工方的主體責任,為依法治理建築垃圾提供了依據,為建築垃圾的治理上了“戶口”。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此前印發《關於推進建築垃圾減量化的指導意見》和《施工現場建築垃圾減量化指導手冊》,明確了建築垃圾減量化的總體要求、主要目標和具體措施,推進城鄉建設的綠色發展。

    “建築垃圾治理的春天已經來了。”陳家瓏表示。“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都提出,要加快發展方式綠色轉型,協同推進經濟高質量發展和生態環境高水平保護,這為踐行綠色發展理念、推動建築垃圾資源化利用指明了前進方向,提供了奮鬥新動力。

    春已至路漫漫

    填埋與堆放這兩種處理處置方式,在侵占大量土地的同時,不僅會產生諸如地下水環境汙染、填埋氣泄漏汙染大氣環境等許多環境汙染問題,也容易引發由於過度堆放帶來的安全隱患。

    “綜合利用是建築垃圾治理的根本途徑。”在陳家瓏看來,建築垃圾的綜合利用主要有四大難點。

    一是立項難。全國幾乎所有城市都缺少規劃與處理設施,就是填埋也沒有規劃用地,大量的建築垃圾沒有出路。隨著《固廢法》的施行,建築垃圾處理有法可依,將大大緩解當前的困難處境。

    二是協同難。建築廢物的處理和利用是一個係統工程,實現建築廢物的減量化、資源化、綜合利用產業化,需政府、建設、設計、施工、研發單位和社會公眾共同作用,並非單一部門可以高效推動的。

    三是應用難。雖然我國在相關法律中提出“國家鼓勵和引導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使用有利於保護環境的產品和再生產品”,但由於缺少具體措施,沒有具體比例,強製性不夠,使這些要求隻成為號召。

    四是費用難。相較於天然資源,建築廢物具有來源多變、成分複雜、數量不穩定等特點,且混有金屬、木材、塑料、紡織品、土等,甚至還有生活垃圾。建築垃圾原料複雜和工藝不夠成熟穩定,導致建築垃圾的加工成本居高不下。

    “這些難點的存在,導致當前建築垃圾資源化處理企業的產能利用率還不到一半。建築垃圾的資源化處理雖然春天已至,但依然前路漫漫。”陳家瓏如是說。

    破解建築垃圾處理難題

    “針對以上難點,首先要加強建築垃圾資源化技術基礎和效果的研究。”陳家瓏坦言,由於建築垃圾資源化在我國還是一個新的事物,有很多基礎性的事情有待研究。在標準體係研究建設方麵,生活垃圾已有標準130項左右,建築垃圾才頒布十幾項,在術語、設計、拆除、資源化生產與應用等方麵的標準都欠缺。

    “此外還要建立源頭減排約束機製、產生者負責機製。”陳家瓏解釋說,“源頭減排約束機製”就是實行“建築垃圾源頭消減策略”。在項目設計時做好建築垃圾資源化處理預算,相關部門在審批建設項目立項以及招投標文件中,對建築垃圾減排與綜合利用提出明確要求,在城市規劃和建築設計時,對後期建築垃圾產生和處理進行考量,在源頭對建築垃圾實施減量和再利用,減少建築垃圾的產生。

    “產生者負責機製”即“誰從中獲得了最大利益誰就為建築垃圾的產生負責”。陳家瓏強調,建築垃圾分為5大類,每一大類的產生者各有不同。負責製應從工程規劃設計、施工許可一開始就明確和實施,並考慮到拆除後形成的建築垃圾多少和可回收再利用的程度,形成預付責任製。如何利用收費把源頭減量和再生利用統籌一致起來,是管理者要認真研究和解決的大問題,亦需要社會各方的接受和配合。

    此外,要實現建築垃圾的資源化,還需要從提高建築垃圾的源頭分類水平、處理能力(包括工藝和裝備)、再生骨料的低成本、高品質及穩定性、全麵再生產品的開發及適用的應用技術等環節入手,提高產業的技術水平。“建築垃圾資源化技術的重點在於解決規模化以及成本問題。研究低成本加工技術要與再生產品應用量以及現場就地回用結合起來,減少運輸和裝倒成本。”陳家瓏如是說。

    在陳家瓏看來,建築垃圾資源化處理的號角已經吹響,但堡壘還需一個個攻克。他坦言,建築垃圾治理必將催生一個新環保行業的興起和發展。然而和其他產業一樣,也要經曆工業化、信息化、智能化的發展過程。“我們不能總是從自然中索取,建築垃圾實現資源化利用是一個螺旋式前進的過程,而這需要從認知、技術、管理等方麵腳踏實地去實現”。


    上一篇:江西開展危險性較大工程安全專項治理
    下一篇:加快建築產業綠色化與數字化轉型升級